克林斯曼:热刺渴望获得冠军;德国和英格兰是世界杯夺冠热门

克林斯曼:热刺渴望获得冠军;德国和英格兰是世界杯夺冠热门

前热刺、拜仁、德国和前美国队主帅,近日在The Athletic节目中谈论了他的职业生涯、热刺的未来以及即将到来的世界杯。

“说实话,我并不了解有多大影响力,我当时在温格执教的摩纳哥踢球。当时热刺的主席阿兰-舒格打电话问我,是否愿意加盟热刺。我们在他的游艇上聊得很愉快。他非常直率,和我讲述了热刺当时的处境。最终我同意并加盟了热刺。”

“从加盟热刺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因为我从来都不是根据训练设施或体育场的规模,来衡量俱乐部的人。在国际米兰效力时有很多球迷支持;后来转会到了摩纳哥,只有在我们参加欧冠比赛时,球票才会售罄;在热刺的经历让我又回到了原点。”

“我很喜欢英式足球的简单性,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这就是我的正常生活。这是一种美妙的感觉,当我成为球队的一员时,我的工作就是尽可能多地进球。”

“这是一次学习经历,当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媒体报道了所有与我1990年世界杯跳水有关的故事,这让我很不明白。”

“一位在伦敦生活了很长时间的好朋友告诉我,这很正常,他们会取笑你、会激怒你,他们想要一个反应,这是英国的幽默,所以不要被它冒犯,把它当成玩笑就好了。”

“当我付出我所拥有的一切,即使我没有取得进球,但如果我战斗到90分钟的最后一刻,那么人们会接受我并尊重我。”

“这个战术非常值得一试,我喜欢。唯一的问题就是防守,我们经常会丢球导致输了比赛。”

“当格里-弗朗西斯执教热刺时,他告诉四名后卫,你们现在是我的四后卫了,我们将一起努力度过这段时期,我们需要稳定了局势。我们仍然经常在前场站五名前锋,这个战术真的很有趣,节奏很快。”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阿尔迪列斯的想法是正确的;那些日子我们球员接受教育的方式是前锋不防守。如果你丢了球,你只会往后退一点,但你还是站在前场的位置。我们当时没有什么想法,都是主教练的战术思想,他的想法大概提前了10年、15年。”

“我只希望人们理解,在(1994-95)赛季快结束的时候,我接到了贝肯鲍尔的电话。很明显,当拜仁慕尼黑主帅贝肯鲍尔给你打电话(就像博比-查尔顿或弗格森给你打电话一样),他希望我转会去拜仁,在拜仁就有更大希望拿到欧洲冠军杯。”

“接到这个电话后,我知道就知道我不得不离开,当我告诉阿兰-舒格后,主席很生气。在我的合同中有这样一项条款,如果我想离开,我可以在一年后离开。我完全理解主席的情绪和愤怒,但我想赢得了欧洲冠军杯。”

“没有建议,我是凯恩的超级粉丝,因为我们都在热刺。他迟早会做出决定,他清楚他在为一支非常优秀的球队效力,并且拥有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主帅,所以我们都希望他能够在热刺赢得奖杯。我认为,如果他在明年夏天或他的合同结束后离开热刺,人们会原谅他,因为他将转会到一个更有可能赢得奖杯的俱乐部。”

“是的我记得,我们成功保级了,在那个赛季的最后几个月里,我们都非常紧张。我和莱斯-费迪南德一起打前场,他是一位出色的前锋,队里还有我的前国米队友贝尔蒂。”

“俱乐部现在的潜力巨大,体育场是最先进、世界上最美丽的体育场之一。列维在过去10年中,对球场基础设施的安装令人难以置信,白鹿巷远胜于世界上大多数球场。 ”

“热刺十分渴望冠军。当我为国际米兰和拜仁慕尼黑效力时,球队就有这样的环境。你需要对媒体、对球迷负责,如果你是一名国米球员,在与 AC 米兰的德比战中失利,那么你三天都不会离开你的公寓。”

“这种责任感会在你的内心驱动着你,我希望让这份责任成为热刺走下去的动力。球队应该立下一个目标,每年我们至少都要一个奖杯。孔蒂绝对有实力带领热刺,因为他在他的生活和职业生涯中也经历过这种情况。”

“当然,它们是最受欢迎的,两支球队的实力很强。我们能在卡塔尔世界杯上,看到他们为我们带来的精彩比赛,或许我们还能看到其中一支球队赢得本届世界杯冠军。”

“我们不需要深入探讨,我相信本届世界杯冠军,是由一支最想要夺冠,并且能够在小组赛中脱颖而出的球队赢得的。”

“在过去的15到20年里,美国在足球方面发展迅速。看看美职联,他们建立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比赛机制。这个国家为了发展足球,付出了不知道多少努力。在我执教美国国家队的时候,我试图让球员转会到海外,让他们去其他国家的俱乐部。现在美国80-90%的球员都在欧洲踢球,许多人都能在五大联赛踢球。”

“美国队可以威胁到任何一支球队,但他们知道这个小组中最强的球队是英格兰,他们的目标是与英格兰一起晋级,但同小组的威尔士和伊朗也不是软柿子,但我还是希望美国能从小组赛晋级。”

你刺名宿几乎都很爱俱乐部啊,而且很少有置身事外指点江山的,真的,我哭死

是这样的,现在再去强求一个巨星级别的球员留在热刺已经不是什么忠诚的问题,而是愚忠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